九寨沟地震历史上如何看待条漫的流行?

古代历史 2020-10-2284未知admin

  为了讨好杨贵妃,安禄山也是使出了十八般武艺,一个大老爷门当众表演起舞蹈来。因为安禄山是胡人,他们本来就有舞蹈特长,安禄山那天表演的是胡旋舞,这个舞蹈就是不停地转圈圈。

  吕后死后,陈平这时候一改以前的的样子,发动众臣打算密杀诸吕。这时候又用到郦商了,距离上次先帝死后已经十五年了,他已经年老了,不能再去带兵了。现在大部分的都在吕后两个侄子手里,不过他的儿子郦寄和其中一个侄子吕禄是好朋友,基本上郦寄说什么话吕将军都会听。于是陈平一行人劫持了郦商,告诉他的儿子马上去劝说好朋友吕禄放弃。

  夏桀的故事大家喜欢吗?今天小编就为大家详细解读一下~桀史称夏桀,帝详情

  短篇、中篇、长篇漫画,根据画面的长宽比例,可分为页漫和条漫。

  页漫,顾名思义,即画面长宽比例与书籍页面基本一致的漫画。

  条漫,顾名思义,即长条状的漫画,画面长宽比例较大,往往会达到3:1甚至更多。

  条漫可以划分为“横向”条漫和“竖向”条漫。目前,大部分条漫是竖向的,小部分是横向的。

  如两张图所示,目前,在中国知网上搜索“条漫”,仅能搜到50余篇相关文献;而搜索“漫画”,则能搜到5万余篇相关文献。这说明目前国内对条漫的学术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

  关于中国条漫的起源,目前还没有比较权威的论文或论著予以阐述,只有少量民间非正规的说法,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两类——

  1、本土说:中国条漫是由中国四格漫画和短篇、中篇、长篇页漫演变而来的。

  2、引进说:(1)中国条漫是从美国引进的;(2)中国条漫是从韩国引进的。

  个人认为,由于条漫是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兴起的,要从网上浩如烟海的信息中找出最早出现在中国的条漫,存在很度,因此,中国条漫的来源已难以考证,或许既借鉴了国外的相关漫画,也从本土已有的漫画里汲取了营养。

  1994年,中国内地(注:本文里的“中国内地”指不含港澳的中国)实现了与国际互联网的连接。那时候中国的带宽只有k,虽然网速很慢,但这意味着中国正式进入了互联网时代……

  时代的交叉口,新旧交替,纸媒迎来了又一次辉煌,然后迅速地衰落。

  2000年前后,一大批纸质漫画在中国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它们当中的销量帝王,月最高发行量达680万册的,正是《知音漫客》。

  在“漫画王国”日本,日本纸漫市场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达到巅峰之后,就一直在走下坡。2016年,日本纸质漫画销售额自1984年后32年来首次跌破3000亿日元,为2963亿日元,较上一年减少9.3%。

  而在纸质漫画基础薄弱的中国,纸质漫画更是被互联网浪潮冲击得七零八落。

  《漫画世界》《漫画秀》《少年漫画》《王》《龙漫少年星期天》……在90后的青春期岁月里,在他们放学上的报刊亭、书店里,这些漫画带来的,是属于一代人的纯线后们长大成年,它们最终走下了舞台。

  “岁月在变,爱漫永远。”中国漫画的故事,在纸媒时代和信息时代的交叉口,九寨沟地震历史上虽有迷茫,但继续向前。

  而在这个交叉口,九寨沟地震历史上作为漫画的两种形式,新兴的条漫与“传统”的页漫,也开始了一场无声的“对抗”。(注:以1993年创刊的《画书大王》为标志,中国漫画开始了商业化探索。由于历史原因,20世纪90年始发展的中国页漫,比起新千年后开始发展的中国条漫,只多出大约10年的历史,因此在欧美、日本能称得上传统的页漫,在中国内地并不比条漫“传统”多少)

  目前,碎片化阅读特指现代人(尤其是年轻人)在碎片化的休闲时间,如等车等人时、下楼取快递跑步时、工作间歇或晚上睡觉时等时间,通过手机、电脑等电子设备浏览或获取和知识的一种阅读方式。捕鱼游艺机铭记历史警示未来:让日本战犯“由鬼到人”,这种方式的最大特点是不完整、断断续续。

  碎片化阅读是互联网时代常见的阅读形式。在碎片化阅读时代,人们(尤其是年轻人)看包括漫画在内的文艺作品,更加强调简易化、轻松化。

  从读者角度来看,大部分情况下,九寨沟地震历史上条漫是下滑(从上到下)阅读的,即阅读方向是“”型的;页漫是翻页(从左至右或从右至左、从上到下相结合)阅读的,即阅读方向是“S”型的。

  因读者阅读方向的不同,条漫与页漫的载体往往也是不同的:条漫更适合在互联网终端(以手机为主)上阅读,页漫更适合在纸质出版物(以、单行本为主)上阅读。

  从创作者角度来看,一般情况下,条漫的分格式样比较单一,控制叙事节奏的方式主要有过渡式的较小分格、留白这两种;页漫的分格式样比较多,控制叙事节奏的方式除过渡式的较小分格、留白外,还有对分镜的布局、分格的主次进行“规划”等。

  与页漫相比,条漫作为一种新型漫画,目前还有不少不成熟的地方,在经验积累上不及页漫。

  因创作门槛较低,更多的人可以成为条漫创作者;因阅读门槛较低,条漫的受众更广。

  更低的创作门槛和阅读门槛,让中国条漫从中国页漫“手中”接过“接力棒”,成为目前中国漫画的主流。

  2019年1月5日,快看漫画举办的首届条漫大赛正式启动,这次大赛的主题为“燃绘出色”,旨在发掘擅长热血运动、悬疑、古风、科幻、武侠、冒险、搞笑等多种题材的优质漫画作者。(注:这次大赛之所以在主题和题材上偏男性向,主要是因为中国男性向原创漫画的相对弱势。从当时主打少女漫的快看漫画举办这次大赛,可以看出该发展男性向作品、提升综合性的布局)

  条漫的“身影”,不仅出现在专门的漫画上。

  在各大网络上,条漫已成为新青睐的一种信息方式。

  中国的条漫,带有鲜明的生活、娱乐以及社交属性,已成为目前传媒领域不可或缺的一种产品。

  2015年1月,元旦刚过,《经济半小时》推出专题报道——《90后,有梦想就是任性》,报道里的第一个人物,名叫陈安妮。

  她是几个月前成立的快看世界()科技有限的代表人,这家的主要产品是一款端漫画A——快看漫画。

  2013年12月,工信部正式发放4G牌照。4G智能手机从2014年开始猛然增长。

  手机网速更快了,人们也越来越多地从端上接收信息,应用程序(A)呈井喷式增长。截至2018年12月,中国市场上监测到的应用程序(A)在架数量为449万款。

  陈安妮迅速抓住了这个历史性机遇。2014年12月,以原创条漫为主要产品的快看漫画A正式上线,漫画《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的让快看漫画在上线天后,下载用户就超过了100万。2017年快看漫画A用户数量突破1亿,2019年突破2亿。

  快看漫画、腾讯动漫、哔哩哔哩漫画、微博动漫、网易漫画、暴走漫画、看漫画、咚漫、有妖气、波洞星球、漫画台……中国的网络漫画,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茁壮成长。

  作为目前日活、月活及总用户数最多的中国网络漫画之一,快看漫画的“快进”,正是中国网络漫画蓬勃发展的一个典型事例。

  在这一过程中,中国条漫,与中国网络漫画相互成就。例如:腾讯动漫于2016年底开始在条漫布局上发力,只用了几个月时间,便使得女性用户数量增长了10%。

  互联网时代的中国,网络漫画蓬勃发展。中国条漫,正是这一场“时代剧”的“主角”。

  (二)中国条漫已具雏形的发展模式(以快看漫画为例)

  2019年8月,快看漫画获得腾讯1.25亿美元投资。光源资本在此次交易中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光源资本创始人、CEO郑烜乐表示:“这将是一次极大推动行业发展的投资。我们很荣幸能够推动并此次强强联手,期待快看在腾讯的投资下,扶持更多好作品并打通产业链放大IP的力量,让国漫生态更加繁荣。”

  目前,中国条漫的发展模式已初具雏形,以快看漫画为例,可以概括出这套发展模式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日本漫画与日本动画、游戏、轻小说相互扶持,形成了“ACGN+周边”的产业体系。美国漫画依托美国强大的影视工业,在互联网时代更上一层楼。

  泛娱乐,是指基于互联网与互联网的多领域共生,通过高人气IP实现效益的文化发展模式,其核心是IP,可以是一个故事、一个角色或者任何大量用户喜爱的事物。(注:IP,intellectual prrty的简写,这个词组的字面意思是知识产权,但实际含义更为丰富,个人认为,可以理解为“思想产品”)

  目前,快看漫画也同样立足于“出圈”,从“二次元”文化的圈子里走出来,瞄准更为广阔的泛娱乐市场,以漫画为中心,联动影视、游戏等产业,深度IP,力图打造泛娱乐产业链乃至产业体系,并已做出了一些有益的尝试。

  例如:在快看漫画上连载的漫画《快把我哥带走》,先后被改编为动画连续剧、实拍连续剧和实拍电影,均取得了不错的播放量和票成绩。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一书中提出了“熟人”的概念,与这一概念相对的,就是“陌生人”。

  过去,中国的大部分人口是在农村,城市里的小区也多为单位大院,街坊邻居都是熟人。而随着中国的城镇化、住商品化和化进程,中国正逐渐由熟人过渡到陌生人。

  再加上网络信息技术的普及,年轻人的社交需求重心正由线下向线上转移。

  对于网络漫画而言,内容当然仍很重要,但如果能将拓展为内容与社群两开花的,那无疑就更能抓住年轻人的心。

  快看漫画目前采用了类似于娱乐圈造星的方式,来制造漫坛的“偶像”。借助“V社区”与漫画底部评论互动区,在漫画创作者与读者之间“架起桥梁”,形成偶像与粉丝的关系。漫画创作者除发表作品、与读者互动外,还会拍摄平面硬照,参与微博、线下签售等,展示个人魅力、技能。

  通过这种模式,快看漫画的大量年轻用户以漫画创作者为基点,形成线上社群。用户不仅可以在这一漫画上满足其阅读需求,还可以满足其社交需求。

  正因兼具内容与社交双重属性,快看漫画成为中国漫画领域的“B站”,广受年轻用户欢迎。目前,快看漫画已有超过2亿用户,月活用户超过4000万,其中超过50%是00后。

  快看漫画上的IP多而广博,既有一批比较“高端”的精品,更有符合年轻人“快看”需求的大量轻松的作品。作品内容也很丰富,日常向、奇幻向均有大量作品。

  而在更新速度上,快看漫画也名副其实,上大部分作品能每周更新至少一次。2019年,快看漫画新上线部,加上已有的作品,每日更新的作品数也在1000部上下。

  在庞大的用户群体以及广博、快速更新的内容的支持下,快看漫画目前有着惊人的点击量,上已有多部总点击量上百亿甚至上千亿的作品。

  (一)已被外国文化的“狼群战术”冲击了数十年的中国文化

  后,外国大量的产品涌入中国,其中就包括了小说、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漫画等文化产品。

  例如:被誉为“东方迪士尼”,制作过《大闹天宫》《哪吒闹海》《神笔马良》《葫芦兄弟》《小蝌蚪找妈妈》《山水情》等富有中国特色、享誉国内外的动画作品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在以日本动画为主的外国动画的冲击下,昔日辉煌成过往。

  而在漫画领域,20世纪80、90年代,漫画行业经过二战后数十年飞速商业化发展的漫画强国日本、美国,它们的漫画及漫改影视作品(注:影视作品主要分为实拍影视作品和动画影视作品两类),漫威和DC旗下的超级英雄,“七颗龙珠”“青铜五小强”的传说等,正大举攻占中国市场。

  底子更为薄弱的中国漫画,面对外国文化的“狼群战术”,就像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儿,仿佛不堪一击。

  但中国的漫画人,与文化产业的从业人员一样,从来没有放弃攀登高峰的勇气。

  从以来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历程来看,文化产业和产业一样,都需要走工业化的道。

  “田园牧”不是工业化的对手。与“只有魔法才能打败魔法”同理,面对已经实现较成熟的工业化生产方式的美国、日本、英国、法国等发达国家的文化产业,包括中国漫画产业在内,中国文化产业要用更先进的工业化生产方式与之一较高下。

  2、中国条漫,中国文化产业里的又一拳头产业

  根据艾瑞相关报告,中国网络文学作为新千年后中国文化产业里的一个拳头产业,不仅在国内发展迅速,其产品更走出国门,在海外市场上大受欢迎。

  正如上文所述,中国条漫,紧密贴合碎片化阅读时代的潮流,带有鲜明的生活、娱乐以及社交属性,加上与之互相成就的网络漫画正打造的泛娱乐产业链乃至产业体系的助力,未来很可能成为继中国网络文学之后的又一拳头文化产业。

  产量巨大、内容丰富(题材多元化、生活化)、色彩斑斓、社交属性、出圈联动……快进的中国条漫产业,正在形成一套具有中国特色的更贴合互联网时代的工业化生产方式,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用这套更先进的生产方式与日本、美国等漫画强国的漫画产业,在国内外市场展开角逐。

  文化自信,需要讲好中国故事,需要各种文化形式的支撑,离不开相关细分行业的从业人员的努力。

  中国条漫当快进,相关网络漫画,应当更加有所作为。

原文标题:九寨沟地震历史上如何看待条漫的流行? 网址:http://www.wzdlr.cn/gudailishi/2020/1022/15779.html

上一篇:南坝中学历史老师李佳漫画中国历史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2-2020 高枕无忧历史网 www.wzdlr.cn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